为母则刚,孩子比想象中坚强!

2019-09-27 14:33:00
Joy823183
原创
68


相信每个母亲在生孩子的那个瞬间,最大的期盼便是孩子一切平安。

发现隐睾

第一次发现孩子隐睾,大约在三四个月的时候,那时候给孩子洗澡,发现左右两边的睾丸大小不一样。新手妈妈什么都不懂,于是问了我妈妈,我妈妈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她觉得要去看医生。


后来跟我婆婆说了下情况,刚好我们小区有一个医院退休的儿科大夫,于是她把孩子抱过去大夫那边看。看完回家,婆婆说没事,有些孩子睾丸下来慢,一两岁正常就能下来了。我自己也百度了一下,的确说有些孩子睾丸下降会比较慢。所以也就想着慢慢让它下降就好。



孩子一岁四个月,有一天给他洗澡的时候发现右侧腹股沟鼓了一个鸡蛋一样大小的包,硬硬的,当时有点愣了一下,下意识感觉是疝气。后来平躺下来,要给孩子拍照的时候又发现鼓包的地方消失了。我隐约开始担心,刚好鼓包的地方也是隐睾的那一边。


自从知道孩子隐睾的情况,每次洗澡都要看一下,因为有些时候观察的时候感觉到隐约有鼓包,我自己以为睾丸下来了。这次,鼓包的位置比较高,我怕是疝气,疝气的话需要手术,所以特别害怕。


当天查了好多资料,感觉心提得更高,怕是隐睾没下来的睾丸引起的斜疝。这样就麻烦了,只有手术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
一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,第二天一早便拉着对象去了医院。等结果的过程比较漫长,虽然有心理准备,但医生说隐睾引起斜疝的时候,内心绷着的一根弦断了了一样。医生让我们去专业的医院再咨询一下治疗的事情。


回家想了想,上网查了资料,说隐睾最好两岁前做手术。于是不敢耽搁,当天挂了两家医院专科主任的号分别前往咨询。


可能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了,所以当医生都说不得不手术的时候,那颗心反而没有太大的波澜了。一切都为了孩子,不是吗?我们能做的尽可能给找个专业的医生和条件好的医院,哪怕多花点钱。


青岛妇女儿童医院国际部 祁永波主任,我们找到了他,关于他的介绍网上也有不少信息。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手术,但我自己觉得把孩子交给他来做手术,我会放心。


手术阶段

9月19日手术,我们提前一天办理了入院,住院的病房环境都还不错。



下午三点来钟,护士给孩子测了体温体重之后,采了三瓶血。孩子很不配合,因为需要的血量比较多,右手采了不够,需要采左手的。


儿子第一次看到自己右手上有滞留针,哭得撕心裂肺,想扯掉,被我们一次次制止,后来没有办法,给他手上套了一只袜子,我也给我自己手上套了一只袜子,告诉他妈妈的手也有小老虎。他看到袜子上的小老虎图案,才慢慢安静下来。但是一看到自己被套住的手,看到露出来滞留针的一部分,时不时也会哭两声,似乎他以为自己的手坏掉了一样。走路右手不敢摆动,吃东西,玩玩具都只能用左手。我看着心疼又觉得好笑,这么小的孩子,似乎也知道什么。



晚上睡觉翻身,偶尔碰到自己的右手,他会睁开眼看看滞留针,然后哼一声再迷迷糊糊入睡。看着他,内心无比煎熬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明天就要手术了。夜里十二点多,把孩子弄醒,给他喝了120的奶。护士千叮咛万嘱咐在凌晨一点之前只能喝最后一次奶,到第二天一早,其他东西都不能吃。给他喂奶的时候好希望他一次性多喝点。


早上六点,孩子早早醒了,往常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跟爸爸要奶喝。果不其然,一早就开始嚷嚷着要奶,没办法给他奶喝,抱着在走廊走来走去转移他注意力。一开始还可以,后面开始不愿意了,一直哭闹着要奶。八点,哭到累了,睡着了。睡着的时候我都能听到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。


九点半手术,我希望他可以睡到手术的时间,这样不用害怕,也不会因为再一次看到陌生的叔叔阿姨扎他手臂而哭泣。事与愿违,他九点十五分就醒了,他奶奶抱着他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走动了一下。过了一会,医生让我们进手术室,我抱着他,他看到医生拿出针筒又开始哭闹,那一刻,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。一针进去,他瞬间闭上了眼睛,护士从我手中接过了他,我头也不敢回就出来了。


昨天医生有说,这个手术需要打两针,一针轻微麻醉类似镇定,可以让孩子睡着。另外屁股上打一针麻醉,主要是跨部整个手术位置麻醉,方便手术。 手术时长差不多一个小时,传统的手术开刀。


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选择微创手术?其实我咨询过几个医生,他们都不建议。因为我儿子睾丸位置在腹股沟,不是在腹腔里,能摸到。其次,微创手术需要腹腔镜进入腹腔,对孩子来说有点遭罪,除此,还需要在肚子上打两个孔,看似伤口小,但是实际对孩子损伤不小。传统手术看起来伤口大一点,对损伤对孩子来说比较小。所以我们选择了传统手术。


手术等待的那一个小时,比较漫长,医生让我们必须在房间里等。一听到走廊有轮子经过的声音,立马跑出去看是不是孩子手术回来,来来回回几次都落空了。大概在十点三十五左右,孩子回来了。护士让我抱他回床上休息。我蹑手蹑脚,生怕弄疼他。他嘴唇苍白,有点干。抱起他的那一刻,听到他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妈妈,妈妈。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

护士跟我说正常打了麻药的孩子应该再睡个两个小时才会醒,说这段时间小孩会很烦躁不安,让我好好安抚。果然,刚放下床,他就瞬间睁开眼,哭喃着妈妈、妈妈。我内心慌了,担心这么早醒孩子哭闹得厉害。护士在旁边说:这孩子怎么那么快醒。孩子烦躁得厉害,护士让我快点抱起来安抚。我抱了起来,不停的跟他说:妈妈在,不害怕。过了一会,他似乎想到什么似的,又嘀咕着要奶奶抱,要爸爸抱,等全部抱完一圈后重新要我抱。再接过孩子的时候,他稍微安定了会,趴在我肩膀上睡着了。


这一睡就是一个来小时,中间尝试过放他下来在床上,一放下去,他就开始哭泣。大概抱了一个多小时,十一点十来分的时候他醒了,护士说观察半小时后当他彻底清醒时,可以给他弄点水喝。但是一次喂一小口,十五分钟后没问题再少量喂点奶或流食。醒来后孩子精神状态还可以,不哭闹。但是一直粘着我,要我抱,抱的姿势也跟之前不一样,他自己半撅着屁股,似乎那个姿势更让他舒服一样。喝过奶,奶奶抱着他又在医院的走廊过道来回走了很久,左看看右看看,不大像刚手术完的孩子,可能麻醉还没过。


十二点多一点的时候,他又睡着了。期间医院的主任过来巡视了下房间,说手术很成功,让我们不用担心,做好后期护理就可以,我们也都松了一口气。两点来钟,孩子突然哇哇大哭,抱起来哄都不行,一直哭,指着自己下半部分。我想可能麻醉退了,被疼醒了。我们不停的安抚不停的跟他说话,拿玩具逗他。都不管用,后来哭累了,又趴在我肩膀上睡着了。再一次醒来大概在四点来钟了,这一次醒来状态就好多了。虽然还是挂在大人身上,但是一直要出去走廊看其他小朋友和护士。


期间,服务台的护士跟我说,感觉我家孩子比较特殊,跟以往手术的孩子不大一样,哭闹不厉害,但是也不消停。


这里穿插了一个很搞笑的事,正常手术后伤口不能碰水,因为一个伤口在腹部的地方,孩子尿尿不小心把伤口给泡了。医生说做过那么多手术,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的,尿尿还往上尿。没办法,只能把纱布揭开换一块防水的,只不过防水的透气性不如原来的,就怕孩子流汗把伤口泡了。重新揭开伤口也有风险,怕孩子不愿意,一哭闹伤口扯开了,因为伤口不是缝线的,只是简单的胶布一贴。没想到孩子格外配合,揭开伤口不哭,乖乖躺着不动,换好防水纱布后医生也夸赞了两句,不过就是让我们注意一下,别出汗就行。


傍晚,37.7摄氏度,孩子发烧了。护士说手术后发烧比较正常,让我们注意一下就好,两三天就退了。从傍晚起,孩子一直就只要我抱着,我的两个手臂已酸到抬不起来。孩子也明显受发烧的影响,没有半点生气,一直趴在我胸前。夜里,给孩子量了四次体温,都在37度左右,大家也都舒了一口气。


第二天一早,医生来病房叮嘱了几句出院注意事项后,我们便办理了出院手续。回到家的第一天,孩子偶尔会指一下手术的位置,可能在说疼。其余时间跟往常一样玩闹。


后续

一周了,今天孩子去复查,医生说恢复得很好。



在手术前的好长一段时间,我害怕过、也哭过,甚至埋怨过自己,觉得是自己怀孕的时候不注意,导致孩子出现这个情况。不得已的手术,经历过之后,发觉孩子也比我想象中要坚强。在自己内心纠结和煎熬的这段时间,感谢身边好多朋友和同事的鼓励,时不时告诉自己要坚强。既然遇到问题,那就勇敢面对,女子本弱为母则刚!

PS:零零乱乱的片段,记录一下孩子和我的经历。我的儿子,你的坚强,便是我今后的榜样!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